您的位置:58看书 > 玄幻魔法 > 无限道武者路 > 《无限道武者路》最新章节 第六百九十九章 天命已定

《无限道武者路》最新章节 第六百九十九章 天命已定

作品:无限道武者路 作者:饥饿2006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大漠,沙场。

    十数万兵马列阵于此,旌旗漫卷,鸣镝凄厉,号鼓声此起彼伏,漫山遍野,黑压压地一望看不到尽头,军容堪称鼎盛浩大。然而嘲讽的是,这千军万马、十万虎贲在某种意义上,也不过是可有可无的配角而已。

    只见万军环伺中的某处,一道血光如瀑如虹,直冲九霄,竟在光天化日之下将蓝天白云尽数染成赤天血云。血云翻滚,遮天蔽日,越来越是浓厚,越来越是低沉,仿佛要化为一片浓得化不开的血海摧云倾山地直压落下来。蓦地只听叫人气血发沉的连绵雷音轰鸣,紧接着血雨滂沱,如瀑如注,从天而降!

    而造成如此惊天动地异象的,却是一名披挂煌赫金甲,额有阴阳八卦之纹,浓眉方脸,漆黑三柳胡须飘扬的中年男子,只见他正仰天长笑,全身无穷无尽的浑厚血色气劲滚滚透发,将他缓缓托浮于半空之中。他右手高举的一枚赤红色晶柱,正将一道洞天彻地的赤芒直射天穹,把无穷血色在一片天地间尽情渲染。

    “血苍穹,浑天宝鉴第九层血苍穹,本汗终于练成了!哈哈……我要血流成河,血洗河山!”

    中年男子狂态毕露,气焰惊天,而与之对峙的一名高大僧人却依旧屹定如山。只见此僧皮肤黝黑,颌下短须蜷曲,耳佩金环,颈戴佛珠,高鼻深目,不似中土人士。而且他眼窝深陷,似乎眼球已失,眼帘间却有慑人心魄的金芒透出。面对滚滚血云,他严阵以待,双手各持了一柄土黄色九节禅杖,以及一方形如黄金蒲扇,纹以光芒火焰之图的法器,全身罡气外放,就让血雨无论如何都无法侵入其身周三丈之内。

    两三个呼吸之后,血雨不仅不见消竭,反而越发声势浩大,落在地上的血水汇聚,竟成血潮滔滔,血浪激荡之势,而潮水之中,又夹杂着说不尽喧杂的声息。

    “这中原人的绝学,看来竟似与长生天大神传下的无上神功的‘血神力’境界有异曲同工之妙,甚至似乎还要更胜一筹……可恶,连本汗也仅仅成就‘**一身’,一直未能臻于此境,这群孱弱的中原人凭什么……”

    “好在这家伙要当劳什子‘天可汗’,姑且虚与委蛇,趁他与这群中原人两败俱伤之际下手,再下手谋夺神功!”

    “哼……中原绝学果然有过人之处,若我族入主中原,定要将中原人的武学尽搜罗于手,得不到的也要将之毁去,这群懦夫不配拥有这等绝学!”

    四名异族装扮,各率草原骑兵四下观战的君将头领面色阴晴不定,透着格外的阴鸷凶光,心中各自盘算,但却冷眼旁观,只发令让手下兵马缓缓后退,以免受了波及。

    普通军士也就罢了,但在场屹于当世绝顶层次武道、玄门、佛门的高手甚至超过十个,早已有不少人听出、嗅出其中充盈着鲜活的生命声息,那是婴孩的哇哇啼哭,种子发芽奋力推破泥土,是鱼儿跃出水面,是草原上马儿的奔驰,是鸡啼狗叫,是花草鱼鸟,是雪莲清香,是田园粪土草腥气味……所到之处,无论是风雨云霞,日月天光,连毫不起眼的一土一石也变得无比鲜活起来!紧接着,在场的所有人都只感到一阵气血悸动,肌肉微微抽搐,肌肤发痒,似乎全身骨骼肌肉乃至毛发突然拥有了独立的生命力,自顾动弹生长。

    “血苍穹一遭突破,就能有如此惊天动地而又无微不至的磅礴玄妙气象?哪怕极乐宗主身负如来神掌,只怕也未必能应付如今的朝阳!”

    一名一头黑中泛红的乱发,满面如火虬髯,健硕轩昂的中年壮汉明显有伤在身,正在盘坐地上抓紧时间调息镇伤,目睹此情此景,也不由面色发沉,忧色流露。在他身侧,还有一位发色同样泛红,容颜娇美,身段曼妙的绝色少女正小心为他护法。

    “哈哈,摩诃叶,面对本汗血苍穹,你还敢不动用如来神掌?”

    额纹八卦的男子看来也是估不到自己突破血苍穹的异象如此惊人,功力与信心都如洪涛泛滥水涨潮高,蓄到之际,双臂高举,大招已呼之欲出!

    但就在此时,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八卦男子手中的血红晶柱竟脱离他紧握的手,自行破空直射向他处。

    “呃……”八卦男子手上一窒,大招一时就打不出去了。毕竟这血苍穹天晶不仅仅是修行血苍穹的关键印子,用于对敌也是一大利器。不仅仅其坚硬程度不下于任何神兵,而且任何未成《浑天宝鉴》前八层者,一旦皮肤于之接触全身气血都会被猛烈吸噬。而对手摩诃叶可是持了两柄神掌法器在手,若是少了这枚天晶,只剩下一枚金晨曦天晶,接下来可就不好打了。

    心念电闪之间,他已下了决断,只打出一团血苍穹气劲轰向对手稍作阻拦,而自己则借力一个空翻,飞掠直追向血苍穹天晶。

    此时此刻,血雨血潮之象已消,毕竟它们并非真实的存在,仅仅是天人交感,内外互映的元气凝聚实化,虽声势惊人,但气化消散也在须臾间。而随着异象消散,众人这才发现场中不知何时已多了一个年轻男子,正随手将血苍穹天晶接到手中。

    “此人也修炼了‘浑天宝鉴’,而且至少练成了‘金晨曦’!”额纹八卦的男子看得心中一震,对方全身上下都看不出半点出奇之处,哪怕手中拿着血苍穹天晶也是自然而然,没有半点气血遭吸噬之忧,仿佛那本就是理应归他所有之物。

    心知对方绝非泛泛之辈,又急于夺回血苍穹天晶,额纹八卦的男子一时绝技尽出,左手金晨曦天晶无坚不摧的淬厉金芒交织挥洒成龙虎凤龟四灵之像向对方全身罩落,右手裹于如海如潮的血苍穹气团之中,瞬息间变幻十数精妙绝伦的拍打擒拿手法,直取血苍穹天晶。

    蓦地眼前红光满眼,不能视物,额纹八卦的男子心中大惊,正欲避让变招之际,却只听对方说道:“你要这个?拿去吧!”

    以七星九宫方位转折连退三步之后,定神看时,他才看清对方不过是简简单单一下举手,将血苍穹天晶递到自己眼前,看样子是真想把东西还给他。

    然而偏偏这么简单的一递,不仅仅神奇地无视了自己的任何防御与应变,如入空门,而且还让自己发出的招式莫名地无疾而终,若是对方心存杀意,将血苍穹天晶直接嵌入自己脑门,似乎也是轻而易举的……

    “……多谢”

    一时间,他遍体身寒,身形僵了好一会,这才犹豫着伸出手来,如履薄冰地将天晶小心接过。

    “你是正一道的朝阳天师?”对方在他身上稍一打量,看似不经意的目光所指,尽是他体内诸般真气运行的关枢要害,在令他心头暗凛的同时,不觉已教他气血浮动,真气微窒,内息紊乱。自己刚刚速成“金晨曦”、“血苍穹”两层,或是刻意压下,或是根本就意识不到的许多隐患,在这一眼之下尽数暴露无遗。虽然对方没有说什么,但那眼神简直就和蒙学老师打量学生错漏百出的涂鸦作业别无二样。

    “贫道……正是……”

    朝阳天师懵懵然间已作出回应,明明对方没有施展什么惊天绝学或显露什么气势威压,自己也并未真受什么伤,但刚刚修成“血苍穹”旷世境界的意气风发,不觉间已像被浇了一大盆冷水再冻结成冰。

    双方几下接触其实只在电花火石间,绝大多数人眼中,都还以为是朝阳天师突然出手,虚招惑敌,兵不血刃就夺回天晶。唯有武功修为最高或眼力最厉害的寥寥几位高手窥出几分不对,各有猜疑。

    虬髯男子心中寻思:“手持血苍穹天晶不被吸血,此人莫非也修炼了浑天宝鉴?”

    一名虽面相年轻,却满头白发,气度出尘而倨傲的道士连连屈指算计,但越算越是满脸困惑难解,“此人究竟是何来历,又意欲何为……为何我全然算不出半点端倪,一切天机脉络,都似于此人全无关联,莫非不过是一个无足轻重的普通人?”

    另一名气质较为淳朴方正的年轻道士一番计算感应之后也是心头茫然:“天晶藏于秦陵近千年,这数年间才重现于世,怎可能又有一名将血苍穹修行到如此境界的高手?难道此人的‘浑天宝鉴’另有来历,或者是,朝阳暗中传人?”

    在倨傲道士身侧,一名眼角眉梢有着近乎妖异的狡黠灵动的绿发女婴一边吮着自己的小手指,一边仔细观察着莫名出现的年轻男子,神情也充满困惑,随即就像回忆起什么一样面露惊惶,小心缩起身子,又乘人不备周身蓦然浮现奇诡幽绿气劲,裹住自己小小的身躯御空疾走而逃。

    “这一趟我明明已改换了面貌,居然还能认出我?天妖的转世灵童果然灵觉惊人啊!”看着仓皇逃去的女婴,王宗超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随手在朝阳天师肩上拍了拍,随即背手站在一旁,目光饶有兴趣地在场中气场最强的几名高手身上一一掠过,又看向不远处,正被六位各戴金刚明王怒目面具的神秘人围住的某个年轻人,并不说话,一副只等看好戏的模样。

    “摩诃叶,虬髯客、李淳风、袁天罡、四夷君主,还有各拥一件神掌法器的六大护法圣僧,以及当前‘主角’李世民。这么多高手齐聚,在‘天命’操纵下共同上演这一场荒谬闹剧。看来我当初在这个世界一番折腾并没有引起什么蝴蝶效应,所谓的‘天命’,还是一如既往的强大且冥顽啊!”

    回忆起在这个世界商周年间的前尘往事,王宗超不由有几分感慨。他这次重现天子传奇世界,却是取了巧。毕竟当年他也不曾真身抵达,只是借神道之能,将自身的意志复制出一份,降临到濒死的苍龙身上强行洗脑夺舍罢了,所以他在这个世界留下的后天信息不全,最关键是缺乏生命形态方面信息。所以这个世界被他附体的苍龙最后自爆蛮了天妖一波之后,触发的“王宗超现象”仅仅局限于保留住意识,没有实体,没有力量,连灵体都不具备。

    所以理论上,他的意识一直仍存在于这个世界,不过却并没有做出任何干涉,也没有再行夺舍。毕竟这个世界的水远比风云世界更深,加以关注甚至直接化身降临的大能,可不仅仅大日如来一个。

    在王宗超看来,这个世界以及一系列衍生平行世界有着诸多不同寻常之处。首先一切历史、神话都淹没在诸多各不相同而又似乎皆有实证的重重假象之中,比如创世的传说、人类的来历、天庭、诸神等都有着好几个不同版本,但却皆有对应的神兵、法宝、功法之类留下。而“命数”,“气运”的力量又极为强大,远比雄霸“一遇风云便化龙”之类命格更强大,每一个皇朝的兴衰,每一位英杰豪强所能成就的皇图霸业,几乎从一开始就皆有定数。除此之外,王宗超还发觉这个世界系几乎所有足够分量的强者死后,灵魂都会被引导前往某处神域或类神域。

    人为假设、模拟前提条件,限定成长方向,记录保存所获数据与成果……这一系列现象摆明就是正在进行中的某种试验,纯天然成长的世界会有这些表现才是咄咄怪事。所以王宗超虽然对于这个世界的各种神魔武学颇感兴趣,但却也需要保持谨慎。如今,他却是借自姬发、嬴政之后,数千年来第三名修成血苍穹的朝阳天师突破之时,血苍穹天晶激发的生灵造化之力为引,凭空造就生成了在这个世界的后天之躯。这个过程,凭的是他意识本源中对于生死造化的高深感悟,借的是这个世界的纯正力量,倒与混沌没什么直接关联。而生成的人物形象,自然与苍龙再无关系,而是还了王宗超本来面貌,不过流露出了类似气质,还是让天妖转世的妖婴未来的武则天有所觉察。

    而之所以不选择在姬发、嬴政突破血苍穹时借力造就后天之躯,主要是这个世界的嬴政或许是仙秦嬴政的异界同位体或者化身,若是提前牵扯上了,就有可能影响到自己还未进入“混沌源海”前的时间线。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姬发时代的绝学王宗超已经搜罗得差不多了,而嬴政时代又可以说是一个武学低谷,单凭血苍穹就已足以称霸天下。不过眼下的隋唐时代,却是一个武学高峰期,不仅仅天魔、天妖、浑天、紫雷等神魔绝学悉数登场,且更有如来神掌独领风骚。哪怕成就天魔天妖合一的李建成在神掌之下都不过跳梁小丑,而眼下的朝阳天师虽速成血苍穹,但在正常情况下,也只有被如来神掌血虐份!

    不过朝阳天师被他在肩上拍了两拍,突然像受了莫大勉励一般精神大震,全身血苍穹气芒再次如火如柱直冲云霄,随即转身一纵,口中大喝一声“妖僧受死!”余音未落,人早已身随经天血虹直杀向摩诃叶。

    两大高手一遭开战,磅礴无涛罡风气劲上决浮云,下撼沙场。摩诃叶全身真气运转,隐隐依三脉七轮瑜伽苦修法门,四周怒目金刚、魁梧罗汉、千臂观音诸般法相来去变幻浮动,梵音妙韵,法相庄严之中,又自有一种舍我其谁,独尊不二的无边霸道。

    而朝阳天师血苍穹气劲直透天穹,染得天际艳阳化红日,白云化血海。而后无穷无尽的血海红云又向朝阳天师倒倾而灌,对流互通,源源不绝,生生不息,如滚雪球般越来越壮大。渐渐地,漫天血云越压越低,与朝阳天师全身血色罡气连成一体,竟然化作一方笼罩方圆里许,而且还在不断向外膨胀扩大的半球状血色气罩,将对手连同自己都倒扣其中。

    一时间,浑厚磅礴的血苍穹气罩直如一方缩小的血色天穹,表面上道道纵横经纬般的血线渐渐凝结成型,宛若不断编织生长的血管经络。东南西北四方血气凝聚,化作活灵活现,有血有肉的血龙、血虎、血凤、血龟四灵之象,各自张牙舞爪、振翅咆哮,扼守四方,镇压四极。血穹之上,天际化生红月、赤日之形,来去旋绕,如有日月交替轮回。血穹之内,血雨如箭如矢,血云如山倾覆,血雷滚滚而轰,大有倾覆寰宇,改天换日,炼天地乾坤为涛涛血海的末日之象。摩诃叶手持两柄神掌法器,“雷神疾”、“金刚解”、“罗汉卸”、“菩萨灭”、“观音乱”、“如来破”六般绝学连同六大护法神相尽出,竟也越来越被压制下风。

    鉴于朝阳天师之前爆发的气势,如今将摩诃叶压制下风,大多数人并不引以为奇。相比之下,虽然来得莫名突兀,但又没什么惊人表现的王宗超就反显得不起眼起来。许多人即使对他有所关注,也多半猜测他与朝阳天师或是旧识甚至是传人,只是出于什么目的故作演戏罢了。

    “我在这个世界留下的痕迹,看来还没有被‘天命’彻底修正抹灭,这‘天命’作用机制,还有待观察!”

    王宗超在一旁袖手静观,他已能够看出朝阳天师的内功根底,有着当年他与一优子、姜子牙等人交流,尤其涉及“九阴易脉法”的痕迹,虽然已经很淡薄就是了。毕竟朝阳出身的正一道以黄帝道统自居,所练“正一纯阳功”路数与河图、洛书两派有着极深的因缘,大概也因此而受了影响。

    就在此时,困于无边血穹之内的摩诃叶忽然收起六神法相,弃了禅杖、心令两柄各对应一式如来神掌的法器,双手结印。至光至明,至浩至净的煌煌佛光从他周身向四面八方绽放,将他身形悬空托浮而起,两大神掌法器也在佛光中浮空而绕,如行星拱日,将他团团护在核心,四周血苍穹气劲被一下排开,在一派血雨腥风,血色天地中撑开一片神圣净土,无穷气势在不断积蓄酝酿。

    王宗超看得渐渐来了兴致:“这是法器版的‘如来神掌’?相比佛兵版,这一版气象、变化、意蕴都显得全面且深厚许多,不像佛兵版只偏于作战攻伐,果然是更加正宗的版本。不过若在佛兵版基础上融入其他绝学推陈出新,倒也不见得会逊色正宗。”

    “哼,哪怕是如来神掌,在我如今大成的完美血苍穹之下,也需甘拜下风!”

    朝阳天师见状只冷哼一声,无穷无尽的血苍穹气劲如排山倒海从四面八方向佛光滚滚覆压而至,顿时让佛光扩散出七丈方圆后就无以为继,反而一尺又一尺地被不断反压而回!

    “血苍穹竟然强到这等地步,竟然压制得摩诃叶的第一式神掌无从发出!真不愧是女娲氏无上神功,秦始皇赖以一统天下的旷世绝学!这一个脑子不大清醒的狂人强绝如斯,其祸只怕大矣!”虬髯客身为观战者中实力最为接近两人的高手,见状心中惊叹且忧,复而又心中一振:“不过朝阳这般一味压制,不加疏卸,岂不给摩诃叶借机不断积蓄掌力反攻的机会。看来他脑袋依旧不清醒,摩诃叶还有胜算!”

    虬髯客与朝阳都是出身正一道,不过相比他将“正一纯阳功”另辟蹊径自创“虎啸皇拳”而晋升当世绝顶高手之列,只是抱残守缺的朝阳成就其实一直在宿敌摩诃叶之下。哪怕朝阳曾受天妖之灵蛊惑,修炼“天妖屠神法”,也仍败在摩诃叶自断六识,以如来破极修成“如来神掌”之下。此后,朝阳一度被山寨水货版纣王天魔杨广的天魔四蚀弄成废人白痴,但却被道法天才兼中二青年袁天罡所救,还教他取得仅缺金晨曦、玄宇宙的八枚天晶,将七层浑天宝鉴修至炉火纯青挥洒自如,与“正一纯阳功”完美融合,功力再有飞跃,这才与虬髯客平分秋色,但仍无望胜过摩诃叶。

    httk_1645/l

    天才本站地址:。

    bq 小说无限道武者路 最新章节《无限道武者路》最新章节 第六百九十九章 天命已定网址:https://www.3u58.com/book/6/6020/49864172.html
推荐阅读: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大秦之帝国再起 雪鹰领主 畅游武侠世界 圣墟 大主宰 闪婚老公太凶猛 鉴宝金瞳 重生之钱倾天下 劫天运